星际之门
(天外来客☄外星人)
探秘宇宙 Ж 探秘e族
 

地外文明(天外来客):外星来客、外星生命体、地外智慧生命、火星人、月亮船、外星怪兽、外星人


第三类接触:震惊全国的河北UFO悬案 (1)

  首先看看江苏卫视《人间》栏目在2010年播出的一个视频:《神秘飞行之谜》外星人 第三类接触 江苏国际 播出日期:2010-03-02

接着再来看看中央电视台的调查:《谁在背我飞行》中国UFO悬案调查:一夜之间飞遍大半中国
(以上视频网址链接都找不到了,若有兴趣请自行搜索观看吧)

  1977年,一条爆炸性的新闻震撼了河北省肥乡县,肥乡县北高村青年农民黄延秋连续三次神秘地失踪,且不乘任何人间交通工具,由两个不明飞行人携带,一夜之间腾空飞越到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南京、上海,第三次失踪之时居然跨越了19个省市,飞遍了大半个中国。这究竟是真实故事?还是一个现代神话?难道外星人真的来到了我们的身边?一个巨大的问号扑满了整个河北大地。谁在背我飞行?

震惊全国的河北UFO悬案(图)-搜狐文化频道
2007年01月04日14:58 来源:中央电视台

==== 事件分析
  很多新闻媒体对这起“神秘的人类飞行事件”都曾经有过相应报道,然而至今也没有找到一个能够令人信服的结论,所以还有不少媒体、网站等等依然还在继续讨论着。。。
  仅就《江苏卫视》和《中央电视台》这两个媒体所调查的结果来说,其叙述的内容可谓是矛盾重重呀!

  据说黄延秋第一次失踪后第二天就有一封从上海发到肥乡县的电报,江苏卫视和中央电视台的调查结果却是不一样的?《神秘飞行之谜》里说这封电报是发给黄延秋村里领导的,而《谁在背我飞行》的调查却是发到邻村的?并且据说在多年以后的那几位调查者,却谁都没有见过那份令人诧异的电报!那么谁又能证明“这份神奇的电报”就是在黄延秋失踪之后第二天所发出的呢?

  既然肥乡县邮电局发报处的工作人员就是北高村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黄延秋就是他同一个村的人呢?那为何还是把电报送到另外一个村子放了好几天?直到电报被退回后才改寄到北高村呢?

  对于黄延秋第二次失踪后进入军营这段,好像也是有点自相矛盾呀!
  《神秘飞行之谜》中吕海生说“黄延秋是直接就到他家门口了……”,
 而《谁在背我飞行》中吕海生说“好像我印象当中是打了电话进来的…”

  由于冀建民对这个离奇事件的调查是在十年之后的1987年,估计很多当事人的记忆都有所淡忘,所以出现不同描述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黄延秋说他们三个人一起去部队军营,并且直接进入部队宿舍区,岗哨毫无反应……这肯定是不正常的现象!而据吕海生说当时在黄延秋身后确实见到了一个当兵的,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吕海生当时却没有和那个“当兵的”说话?这个好像有点不符合情理吧?

  第三次失踪后黄延秋说“在北京晚上还瞧了一场《逼上梁山》的戏……”
  《神秘飞行之谜》里面说“这是事实”,因为当年的《人民日报》在第二天还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
  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却发现“黄延秋在1977年根本就不可能在北京的长安大戏院看戏”!于是推导出了黄延秋的第三次失踪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南柯一梦。。。

  对于中央电视台最后得出了“黄延秋失踪只是因为梦游”这个结论,有很多网友并不认同。当然,在据说“黄延秋大脑健康,没有癫痫症状”的情况下,正统的舆论导向恐怕也只能是给予“偏执和梦游”的定论啦!
  然而黄延秋在中央电视台上说“基本认可中央记者的观点。。。”
但到了江苏卫视却依然是表现的十分迷茫呀。。。

  下面我们看看据说是专业UFO研究人士对此次事件的调查结果:
中国UFO档案:第三类接触 - 河北飞人(神秘人背负梦中村民飞行)

  1977年7月—9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1000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1200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则最神奇,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

  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了9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了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

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时间:1992年11月19日下午13-14时、1995年5月17日下午16-17时
地点:上海市浦东东昌路东园一村138号408室吕庆堂家
调查人:林起(中国农业工程研究设计院高工)
被调查人:吕庆堂,原上海浦东高炮三师后勤部部长,已离休

记录:(吕庆堂说)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的时候,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我和他谈过话,觉得黄是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问他话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表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芦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黄等乘火车回老家的。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待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后勤部的副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向我请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火车,叫芦俊喜和我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我还叫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部队小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坐车、坐船要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知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乡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的原因,都是有人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

吕庆堂夫人的疑问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己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渡过江,再乘81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再换乘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他是不可能知道路线的。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补充:吕在部队住家的房子是坐北朝南的,进部队的大门门岗只一道。
吕庆堂和他老伴同意,写如上报导。

肥乡县委宣传部出具的证明
  先后有邯郸地委书记、肥乡县委宣传部等领导同志出面证明了该事件的真实性,中国UFO研究会常务理事林起同志和上海UFO研究会章云华同志又在上海调查,写出了证明材料,这确实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神秘失踪案,本着为科学为历史负责的精神,这次把这些材料汇编在一起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完全用真名字真地点,作为一部历史性记录留给后世。这一谜团,相信在UFO研究界和科学界的不断追求探索中,终能揭开神秘的面纱。

  看到了吧,这个UFO专业研究人士的调查报告内容,和江苏卫视以及中央电视台的报道好像还是有点差别的吧!


「河北悬案①外星飞人」「河北悬案②外星飞人
  顶^端
纯属爱好(写着玩的) 事有两面(并非绝对) 分享请注明本页面链接 图文请勿断章取义

版权所有 探秘星球 ㊙ 星际之门(地外文明☄外星人)∈探秘e族 . 保留所有权利
© Copyright www.27ds.net . All Rights Reserved